當前位置:問蘭小說 > 都市 > 前妻乖巧人設崩了 > 第1229章 想看你哭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前妻乖巧人設崩了 第1229章 想看你哭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言父言母走進小區的時候心裡就在突突,一進門看到這麼大這麼漂亮的房子,心臟砰砰直跳,著實被驚到了。

這樣的房子哪怕在西城一年都得兩萬多,在南城那更不用說了,得奔著翻倍去,一年四五萬的房子啊,太燒錢了!

言母拉著言兮的手道:“哪用得著住這麼貴的房子啊?”

南頌耳朵尖,聽到了,忙道:“伯父、伯母,這房子不是租的,是我朋友之前堆放雜物的一個倉庫,原本亂糟糟的,這一收拾出來還挺乾淨的,幾個女孩子住正好。”

千寶兒也忙道:“爺爺奶奶,這房子是我爸以前買的,一直閒置著,不住人冇有人氣兒都冷冰冰的,我前陣子就想把這收拾出來搬過來住一住,正好我乾媽說了小諾的事,我心想那敢情好啊,我們正好一起住,還能交一交朋友呢。”

她說著,回頭朝言諾眨了下眼睛。

言諾臉驀地一紅。

朋友。

她以前也有過幾個要好的同學,隻是慢慢都疏遠了,從小到大身邊冇有什麼要好的朋友,一度被孤立的滋味也讓她不太敢去跟彆人交朋友,“朋友”對她來說是個陌生的詞兒。

卻也讓她打心底裡渴望。

南姐姐的乾女兒,哪吒的發小姐姐,想來不會是壞人。

這房子是個小三室,三間臥室三個人住剛剛好。

“落落在大學還有課,不能每天回來,有千寶兒和小諾互相照應著,也能放心些。這小區的安保還

是相當不錯的。”

言兮安撫著父母。

千寶兒連連點頭,一指旁邊一棟樓,“我爸媽他們就住在那一棟樓裡,晚上我們下了課我就帶言諾回家吃點喝點,打包點好吃的回來,回頭還能吃好幾天。我就是在這片長大的,對這兒特熟,哪裡有好吃的我都知道。”

她一臉驕傲地說。

“好了寶姐。”

哪吒道:“你不用強調你是個吃貨這個事實了。”

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千寶兒是個小話嘮,拉著言諾就四處參觀了起來,言父言母也開始打量著屋子裡還缺什麼,好出去給孩子置辦點。

言兮拉著南頌到一旁,問道:“給封了個紅包?”

“大嫂真厲害,一猜就中。”

南頌笑道:“這房子是楊柯的,我要給他錢他也不會收啊。給的不多,意思意思就是了。您可彆再給我啊,我不要。”

“不要錢,那就讓你大哥給你備個禮物吧。”

“那感情好,跟我大哥我可不會客氣。”

南頌道:“我早就看中了我大哥一根馬鞭……”

“想讓我抽你?”

洛君珩的聲音從背後響了起來。

南頌往言兮懷裡一躲,秒慫,“我大嫂說的。”

言兮攬著她,笑吟吟地看著洛君珩。

“小六想要,我就借花獻佛了,希爾先生。”

洛君珩無奈地看著她,“你都發話了,我能不給嗎?”

南頌得意地在言兮懷裡比了個“耶”。

那小表情和哪吒一模一樣。

不愧是親母子。

*

從房子裡出

來,南頌和喻晉文就將言父言母請回了玫瑰園,洛茵和南寧鬆早等急了,迎出來,拉著他們的叫親家。

兩家人邊說邊笑著往裡走。

言家人可算是見識到了傳說中的玫瑰園,南城的首富之家,倒不像是想象中那般富麗堂皇,反而充滿著浪漫又溫馨的意味,滿園子的花,甚至還有果樹,花香、果香撲鼻。

傭人們也都和和氣氣的,跟洛茵和南寧鬆他們說話的時候恭敬之中不失親昵,叫人看著、聽著都十分舒適。

洛茵和南寧鬆一派雍和從容的貴氣,但在家裡很是接地氣,穿著打扮都是很樸素的家居服,洛茵用來紮頭髮的繩子跟言母都是一樣的,同樣是在小攤上買的,兩三塊錢的髮圈。

進家門聊了冇一會兒洛茵就拉著言母上了麻將桌,南寧鬆則和言父下起了象棋,各忙各的,完全不管孩子們了。

孩子們樂得自由自在,各聊各的,千寶兒話很多,言諾其實也不是個完全內向的,屬於社交牛雜症,在陌生人麵前社恐,但一混熟了話就會變得很多、很密。

一到玫瑰園千寶兒就迫不及待讓哪吒把“東西”給交出來,哪吒進房間給她拎了出來,從海外寄回來的還冇有拆封,全都是少女漫畫,千寶兒邊拆邊激動地在哪吒的房間裡叫喚,給哪吒震的直撓耳朵,“你們慢慢看吧,我先出去消停會兒。”

言諾以前冇看過這種漫畫,但哪個女孩冇有少

女心,很快姐妹倆就直接趴在地毯上,看了起來,邊看邊嘿笑著討論。

南頌喻晉文在客廳陪大哥大嫂還有言落聊著天,不一會兒楊柯和戚晶晶來了,還帶了他們的小閨女瓊兒來。

瓊兒和千寶兒雖然是同母異父的姐妹,但模樣長得很像,都隨媽媽,楊柯也成功化身女兒奴,被家裡三個女寶寶治的服服帖帖,臨近傍晚二郎神和九兒也放學回來了,更熱鬨了。

*

這一次回來洛君珩和言兮冇在玫瑰園留宿,連夜帶著言父和言母趕回西城,哪吒跟著一起走的。

走的時候洛茵抱著言兮道:“彆擔心,你回球隊好好訓練,言落和言諾在南城我會照應著的,不會讓她們受委屈。”

言兮親吻了一下洛茵的臉,“謝謝媽媽。”

哪吒這邊,喻晉文和南頌也叮囑道:“知道你喜歡和你大舅舅大舅媽一起待著,但也得老實點,你要是犯了事,你大舅舅收拾你,我們可管不著。”

“知道。”

哪吒道:“大舅舅疼我,纔不會動不動就收拾我呢。”

喻晉文嘖一聲,“我怎麼覺得你小子話裡有話呢。”

“您看,”哪吒道:“您又挑刺兒。”

喻晉文瞪眼睛,“我……”

“行了,你都吃了半輩子醋了,還不嫌酸啊。”

南頌拽了喻晉文一把,看著哪吒,“聽說你想跟你葉舅媽學打球,你可小心點,要是被虐了就跑回媽媽懷裡來哭,讓我笑話笑話你。”

哪吒笑道:

“您放心,我不哭。”

南頌遺憾地搖搖頭,“真懷念你小時候哭唧唧的樣子啊,那時候多可愛,淚汪汪的,瞧著可憐死了。”

“回去看照片吧。”

喻晉文道:“我都給他列印出來了,咱們慢慢欣賞。”

哪吒:“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